世上有朵美丽的花,那是青春吐芳华

发布时间:2018年03月31日 23:23:30    阅读:1171    返回

我出生于1988年,对于我的同龄人以及我们这代人之后出生的人们来说,《绒花》这首歌是非常陌生的。这首歌来自于1979年上映的电影《小花》,我恰好因为所学专业的原因对这首歌有所了解,所以在电影《芳华》开场时听到这首歌的旋律感觉很亲切,却也并没有太注意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12.jpg

“电影应该是酒,哪怕只有一口,但它得是酒。你拍的东西是葡萄,很新鲜的葡萄,甚至还挂着霜。你没得有把它酿成酒,开始时是葡萄,到了还是葡萄。另外一些导演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知道电影是酒,但没有酿造的过程。上来就是一口酒,结束时还是一口酒。更可怕的是,这酒既不是葡萄酿造的,也不是粮食酿造的,是化学兑出来的。小刚,你应该把葡萄酿成酒,不能仅仅满足于做一杯又一杯的鲜榨葡萄汁。”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17.jpg

说这话的人就是姜文。也许是一直对姜文这番关于“葡萄”与“酒”的话念念不忘,也许是冯小刚总是被无形之力绷着的神经有些累了,想要真真正正地醉它一场,所以当冯小刚在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后终于如愿拍出了一部自己的“青春片”时,他说:拍摄这部片子的体验就像是喝了一杯度数很高的红酒,酣畅不已,他在其中拍出了自己对于彼时最美好的记忆。

时光不可能不流逝,军区大院的高墙也不可能永远为他们遮风挡雨。在他们无忧无虑的度过自己的青春年华时,外面的世界已经悄悄的发生了改变,而这种改变不是洪水猛兽,而是阵阵微风,这微风带着颠覆三观的洋装,带着声音柔美的邓丽君,翻过高墙,渗进文工团这片世外之地。

而这也是悲剧的开始。

虽然一直是一个“高大全”的英雄,但刘峰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有美好憧憬,在那个天地一片红的年代,他固然可以压抑住自己的内心,但当温柔的春风吹来之时,他也不想再坚持了,于是他迈出了自己勇敢的一步,但这一步却让他掉进了深渊。文工团要的是“活雷锋”刘峰,而不是“普通人”刘峰,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宣泄自己的欲望。于是,不愿低头的刘峰被扫地出门,再一次下放去了基层连队,从尘埃中爬上来的他,再一次回到了尘埃之中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21.jpg

《芳华》的故事源自导演冯小刚与编剧严歌苓共同的文工团经历,展现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

回头再看《芳华》这部电影,确实,浓度很高。无论是音乐、配色,还是运镜、场面调度,都饱蘸了浓浓的情感。

比如穗子和众女兵的舞蹈,昂扬、醉人;比如巨大的黑幕降下盖住毛主席的画像时,沉重的鼓点震得人发颤;比如多次出现的敬礼和吹号角情景,每次故事节奏的顿挫,背景音乐都卯足了劲儿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24.jpg

如电影一开篇就是高墙上大笔挥抹的中国红,比如文工团女兵们挥舞的红色旗帜,比如穗子齿间慢慢咀嚼的西红柿,比如众人听邓丽君的歌曲时遮在灯光上的那块红布,无不在冯小刚记忆的滤镜下散发出令人沉醉的光晕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27.jpg

《芳华》这杯“红酒”的确让许多观影者醉了。小说中集体主义的残酷,以及人性深处最为阴暗的那些角落都被这浓郁的醉意所覆盖,转化成了少男少女青春时期涌动的荷尔蒙。

也许,冯小刚想借《芳华》展现的,究根到底还是他对于那段青春的深情追忆。这份追忆,在电影中文工团被裁撤、大家喝酒痛哭的那一幕中尤其能够体现出来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30.jpg

《芳华》带给我的观影感受很复杂,让我感受到了深深的醉意。

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,或抱团取暖,或独善其身,但各自都会有失落感和对未来的隐忧,我们过着简单而规律的生活,却总向往着更复杂更繁华的花花世界。

而当我们回归社会,却总是被社会的乱流冲击溃败,富有和名望都不能像芳华那样使我们对自己满意,正如同影片最后穗子说只有刘峰和何小萍显得那样满足和幸福,其实只是因为很多人不懂知足。

知足其实很简单,保持简单就行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331231834.jpg

他们的命运都不是他们自己所造成的,但他们却必须背负着命运活下去,在汹涌的时代大潮面前,有根基的人尚且随波逐流,无根漂萍般的他们自然难以抗争,洪流裹挟着他们跌跌撞撞的向前走,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抱紧对方,沉默而温和的活下去,只有在别人的回忆中,才会想起他们充满着血色浪漫的芬芳年华。

一部芳华,一场青春

岁月慢慢,芳华刹那

芳华已逝,面目全非

一点哀愁,好多十年



© 版权所有:一明宇华国际影视广告(北京)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  京ICP备18022308号-2   技术支持:聚和为科技  

客服热线

全国免费咨询

400-8010-822

资深顾问

资深顾问张经理

138 1078 9224

在线咨询
微信咨询

扫一扫 微信咨询

回到顶部